都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 老街坊们提起他就会翘起大拇指

时间:2019年09月09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    早上6点不到,住在城区丹阳花园的汪志军就起了床,简单吃点早饭,用豆浆机打了一碗黑米糊,装进保温罐,一拎就出了门。沿着桂花西路往东走,转进北门路边上的小弄堂,上二楼。


    74岁的母亲郑水英已经洗漱完,正准备去鹳山公园晨练,汪志军直接到父亲床头,帮父亲穿衣洗漱、陪父亲吃早饭、聊天,虽说这样的步骤他已经重复过成百上千次,但偶尔87岁的老父亲一个不配合,还是会让他手忙脚乱。


    汪志军已经48岁了,以前在富阳百货公司工作过,后来管过造纸厂,又办过造纸化工企业,不过他现在最重要的角色,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“儿子”。为了父亲,他放弃了去外地工作的机会,坚持每天照顾父亲起床、睡觉,学会为父亲换尿管、理发。日复一日的坚持也让他成了老城区的老邻居们眼里的“孝子”典范,在鹳山公园长廊上闲聊的老人们一提起他,都会说声“好”。


    刚毕业,父亲生病开了刀


    汪志军的事是富阳供销社的一位老领导向报社报料的,我联系他后,当天便直接去了汪志军父亲汪水银家中。正巧,汪志军也在,父子俩相差近40岁,站在一起,还是能看出相似的面相。


    在汪志军的印象中,父亲虽然年纪比班里其他同学的父亲都要大,但他当过兵,身体和钢铁一样,几乎从未生病。直到汪志军大学毕业那年,突然得到家里的通知,说是父亲得了前列腺增生,需要去开个刀。当时汪志军忙于毕业前学校的各种杂事,母亲就安慰他,没什么事,开完刀就好了。


    不过,谁也没有料到,就是那次开刀,几乎要了汪水银半条命。当时是1993年,医疗水平和现在没法比,因为手术过程出了问题,汪水银术后流血不止。想到当时的情形,汪志军的母亲至今还心惊不已。后来,汪水银被送去了杭州,当天又继续开刀。而这两次的手术让汪水银元气大伤,此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


    而汪志军那会刚被分配到了富阳无线电厂上班,不过,他家住在富阳百货大楼附近,刚好百货大楼也愿意招他入职,权衡之下,汪志军还是选择了在百货大楼工作,一方面待遇更好,另一方面更方便照顾父亲。


    好在,汪水银的妻子比他小13岁,身体还不错,照顾丈夫的重担当时大多由她承担了,汪志军可以将更多精力放在事业上了,很快,他成了家,给汪家添了一个孙女儿。在空闲时间,他也会和两位姐姐一起,帮母亲分担照顾父亲的重任。


    下定决心,学会给父亲换尿管


    随着年纪的增长,汪水银的身体问题更多了。而更糟糕的是,老伴也一天天老了,糖尿病、高血压等毛病接踵而至,她如今每天都得注射胰岛素。因此,照顾父亲的重担一点点从母亲身上慢慢转移到了汪志军身上。


    就在几年前,汪水银前列腺毛病又复发,一天24小时,只要醒着,隔几分钟就想跑厕所,大冬天的裤头上总是一片冰凉,换下的裤子无论怎么洗,黄色的痕迹总是洗不干净。看着一把年纪的父亲还要每日忍受上厕所的痛苦,汪志军心里不好受。在同全家商量之后,他决定,带父亲去做个手术。


    因为这个毛病没法根除,2017年5月份,他们带父亲去做了手术,选择了一个让父亲生活稍微舒服一点的做法,通俗来说,就是将尿管堵住,在小肚子上开洞,插入一支橡胶尿管,直接将尿液导出至接尿袋中。


    因为尿管每个月要换一次,汪志军每个月都要抽空带父亲去医院,不过因为不需要做检查,他们的号子总是会被医生放在最后,他和父亲经常是一早上过去,要等到中午才能换好尿管。


    有一次,天气特别冷,汪志军带父亲换好尿管回家,结果当天晚上,父亲的被窝里湿漉漉一片,原来,因为医生的疏忽,尿管没有弄好,尿液直接从缝隙中漏了出来,时间一长,被窝冰凉一片,冻得汪水银直哆嗦。


    汪志军得知后,便下定决心,要自己动手给父亲换尿管。之前父亲每次换尿管,他都陪在身边,每一个步骤他都了然于心。他从医院买回了工具,因为有创口,消毒换尿管必须在无菌环境下,汪志军每次都要洗好几回手,再带上一次性的消毒手套,小心翼翼操作每一个步骤。


    而每次操作,汪志军觉得最难的就是“打液”这一步,尿管要牢牢卡在父亲的身体里,必须要打进液体,就好像红酒塞子,太小了酒容易洒出,太大了塞不进又拔不出。尿管就是通过打进液体控制“塞子”大小。他比医生和护士更细致,每次“打液”,都要计量多次,到现在从未出现过一次失误。


    用“孝”感染整个家庭


    除了尿管的问题,汪水银还得了帕金森肌痛症。起初发病,家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去医院也查不出毛病。正好当时上海有个专家医生到富阳的一家医院坐诊,汪志军起了大早去医院挂号,总算是抢到了一个号子,带着父亲去检查,得出了帕金森肌痛症的结论。


    父亲每天都要用药物控制病情,再加上身上的其他毛病,每次要吃很多药,而这些药还得分别从富阳一院、富阳三院、社区医院以及药店4个地方配,有的药一个月配一次,有的药半个月配一次,不过汪志军从来没有落下过父亲的药。除了配药,汪志军每隔两三天还要给父亲的创口消毒,三四天换个尿袋。


    早在十多年前,汪志军就从百货公司离职,和岳父做起了造纸厂,后来又自己办了造纸化工厂,时间相对自由,只要提前安排好,就可以随时抽身忙父亲的事。去年,汪志军的工厂停了业,有朋友就推荐他去宁波工作,岗位待遇都很不错。不过他想到离开的话,父亲没人照顾,很不放心,便婉拒了这个机会。


    汪水银家放有一个铁盒子,打开后里面装的是一个血压仪、一个电动剃刀还有一块叠好的围布。血压仪是母亲郑水英的,她有高血压。而电动剃刀和围布都是子女买来给汪水银的。汪水银行动不方便,去理发店还要排队,耗费精力和时间,因此闲暇时间汪志军就自己给父亲理发。


    一开始,汪志军还想着要给父亲剃个板寸头,不过剃着剃着发现,理发也是个技术活,他没什么经验,剃过的头发参差不齐,难看极了,于是他干脆将父亲的头发都剃光了,结果父亲还挺高兴。每次理完头发,汪志军还会贴心地用洗发露给父亲洗个头。


    每天清晨,汪志军都会来到父母家中,有时候天下雨,母亲心疼他,让他别过来了。汪志军总会说:“妈,你别做,我已经过来了,我来做。”到了晚上吃完饭,汪志军还会和妻子一起再过去看看父母,给汪水银洗洗脚,换个衣服,给他喂药,扶他上床。汪志军一定要做完所有事,回家才会睡得踏实。


    如今,汪志军的孝顺在社区里已经传开,有时候郑水英早上去鹳山公园锻炼,路过长廊,总会有人叫住她问:“你那儿子是怎么教出来的呀,我们都羡慕死了。”郑水英每次听到,心里都是说不出的骄傲。


    汪水银还有两个女儿,是汪志军的大姐和二姐,平常工作之外只要有空都会到父母家中探望。汪志军的孝顺感染了一大家人,孩子们也有样学样。“孝”,潜移默化地成了这个大家庭最核心的能量。
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主办单位:中共富阳区委宣传部、富阳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
富阳新闻网(杭州富阳网络传媒有限公司)承办
富阳文明网 版权所有
浙ICP备12022341号